南湖秀才周鸣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11月17日 2022

《银色奖章/周鸣2022年11月诗选(上)》

《银色奖章》 小外孙 几乎每天都要 在我肩头吐奶 有邻居说好脏 我说哪里脏了 这分明是小家伙 亲口给我颁发的 银色奖章 《祖孙乐》 我抱着 诞生只有 一百一十八天 的小外孙 轻声逗问道 "小宝宝 你想当诗人吗" 他盯着我看 "哦"了两声后 嘴巴圆得好大哦 《太监》 我们身边 有好多男人 虽然生殖器 没有被阉割 但他们就是 活生生的 有卵太监 上午我就 碰到一个 《狗肉有屎味》 小时候 母亲对我说 狗是吃人屎 长大的 狗肉有屎味 直到今天 我没有 吃过狗肉 《娘佛》 2007年秋天 一个早上 大姐在老家 打来急电说 在床上躺了 三个月的母亲 已经断气了 我听后 泪如雨下 大喊一声"娘" 扑通跪地 向自家方向磕头 隔着数十里 把亲生母亲 磕成了一尊卧佛 《月亮》 这只上苍 安装在 夜空的 探照灯 今夜十点 照到我在 一座电信 信号塔下 打开手机 默默写诗 《梦》 疫情彻底结束了 去世多年的父母 也回到了人间 《毛毛雨》 冬日里的 毛毛雨 漫天飞扬 我的秃顶 成为了 密接者 《这样的农村妇女不止一个》 跟老公吵架了 为了吓唬他 故意在自己嘴边 和胸口 抹点农药 《半个世纪前》 许多乡亲 称赞我父亲 是残废军人 主要是因为 他每年都有 抚恤金 《冬晨记》 老天爷 把鸟声赶跑了 我听到窗外 全是雨鞭声 《笼中画眉》 如果不拉屎 它就完美了 《取卵和杀生》 我喜欢吃 自家鸡生的蛋 但不会杀 自家养的鸡 这叫取卵可以 杀生不行 《戴安全帽做核酸》 这些赶时间 要去工地的民工 在核酸检测点门前 排起长长的队伍 他们头戴安全帽 仿佛在提醒苍天 不要掉下砖头来 《抱孩记》 我这个半老头 几乎每天 都要抱小外孙 等我把他抱大了 岁月这双巨手 把我抱全老了 《光头颂》 谁也看不出你 年轻已白头 还是未老早秃顶 《雷雨夜》 窗玻璃 是一块好屏幕 窗外电闪雷鸣 雨点像一行行 垂直而下的 动感文字 我静坐室内 仿佛在看一本 上苍和人类 合作印制的 仿古电子书 《渴望下一场大雪》 苍天啊 我们这里 已有很长时间 没下过大雪了 祈求你下一场吧 好让那些没有 见过雪景的小孩 知道你不光是 用雷声怒吼的爷 也是诞生 白雪公主的娘 《乘车记》 一位白发苍苍的阿婆 送另一位白发苍苍 的阿婆登上公交车 一声"姊妹慢走" 听得我微热的眼眶 在晨光里瞬间湿润了 《核管长》 夜幕下 我手里 握着一支 核酸管 被排在我 后面的 一位大爷 戏称为 核管长 《老材大用》 有人说我 在家抱小孩 是大材小用 我回应道 你认识有误 在家带外孙 是老材大用 《晴天日记》 阳光确实是 上天恩赐的神物 它普照大地 我们人类 怎么也踩不着它 《蚊子不知道》 吸血有罪 吸婴儿血 罪加一等 《鸟脸》 你们认真 观察过鸟脸吗 那绝对是一张张 外星人一样 新奇脱俗的脸 比看了某些 明星脸 还要难忘 《夜行记》 村边直道上 有一条恶狗 连续几个晚上 看到我都要狂吠 还要紧追而来 我被追怕了 现在夜里出门 我已放弃直路 改走无狗追我的 另一条弯道了 《秃顶记》 我的前世 可能是高僧 所以今生 注定是 有半颗和尚头 的口语诗人 《偶像》 年少时 我有许多偶像 活到中年后 我有许多 偶吐的对象 《北方下雪了》 我们南方人 在手机屏幕里 埋头赏雪 《胎毛制笔》 ​ ​昨天晚上 ​我将四个月零 ​三天大的小外孙 ​从娘胎里 带来的头毛 ​用电剪刀 ​剃了个精光 ​女儿把我刚 给她儿子剪下​的 头发全收起来 ​说要制一支毛笔 ​我大声问道 ​这笔能写吗 ​她回应说 ​你太落后了 ​好多新生儿 ​早就这样了 ​呵呵,面对外孙 可爱的小光头 我笑得好尴尬 ​

展开阅读全文


阅读 102 投诉
糖水设置
原创标注
隐藏封面
图片留白
水印
权限
保护 
私密 
公开 

 访客只有输入正确答案才能阅读 
确定
热门评论
写评论

发自圈子
本作品入选糖水兴趣圈
人已加入
现代诗
深夜“诗”堂。即使不去远方,写首诗也好
加入
糖水作者
关注本文作者,TA的更多作品
南湖秀才周鸣
创作 215 粉丝 77
关注
查看个人主页
推荐原创
我写我读,原创是内容的灵魂
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关于糖水 | App | 小程序 | 电脑版

本页面内容由用户上传 | 用户协议

© 2014-2022 糖水APP

忘记密码
0
收藏
投诉
取消
操作
发送
×

作者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

你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糖水赞赏实时到账、0手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