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清浅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11月13日 2021

芽笼的生日蛋糕翻转红灯区女郎的人生

这篇文章最早在“盐和光”发布,现在取得“盐和光”的许可在本平台使用发布。 出处:https://saltandlight.sg/faith/when-a-birthday-cake-in-geylang-turned-this-thai-prostitutes-life-around/ 文:克里斯蒂娜 廖 写于 2021 年 9 月 30 日 译者: 江天 主播:丸子 后期:邦尼 在过去的人生中,拿俄米总不断的被利用。但讽刺的是,在那芽笼的小巷中,她经历到彻底的爱,这经历将会改变她的一生。 拿俄米(化名)39年的人生岁月中,有过无数的心痛遭遇,不论是在泰国,或是在新加坡。 作为离异家庭的孩子,拿俄米三岁开始没了父亲。 她曾经借酒浇愁,也曾数次尝试结束生命。 现在的拿俄米住在泰国北部,曾经的巨大痛苦,只有依稀痕迹存留。当她和“盐与光”谈起这个曾经被世界抛弃的女孩的故事,她很容易就笑起来...她已得拯救。 被打到流血 拿俄米13岁时,她的家从泰国一个小村庄搬到了首都曼谷。因为缺乏证明文件,她无法继续上学。 她以打零工谋生,比如在大街上临时摆摊卖衣服。她16岁时遇见一个男人,妈妈让她嫁给他。 “我妈妈发现我和他发生了关系,”在zoom视频中,拿俄米通过翻译对泰国的“盐与光”这样说。 结果我发现他是虐待女性的人。他会暴打我,打出很多很多的血。我不得不去医院。因为实在无法忍受这样的暴力,拿俄米逃离了丈夫。为了让自己有稍好一点的生活,她到一个理发店当学徒然后成为了一名理发师。 17岁那年,一个朋友邀请她去了一个在夜总会举办的生日晚会。这初次体验的迷人生活好像是摆脱贫穷的一线曙光。 “所有的女孩都打扮的如同秀场模特。晚会进行当中,有人给了我一卷钱” “我把钱数了数,竟然有15000泰铢(600新加坡币,约3000元人民币)。我在理发店一个月的收入只有4500泰铢(新加坡币180,约900人民币)。我心想,‘把自己打扮美美的,一晚上就挣这么多钱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拿俄米就这样最终成了夜总会女郎。最初的工作只是唱歌,以及客人喝酒时作陪。但很快,当客人喝酒时,拿俄米也陪着喝。然后就是进一步的关系。 “喜欢我的客人会和我说‘别再上舞台唱歌了,做我的女朋友’。这样的关系一般不会超过三个月,然后客人们就会想要换个新的女孩。这样,我就又回去唱歌,然后又会有男人来找我。” 怀孕,被骗和心碎 当她从一个男人换到另一个男人,她终于遇见一个男人似乎想要和她有长期的关系。但当拿俄米怀孕后,这男人却开始打她。拿俄米的孩子8个月时,拿俄米离开了这个相处三年的人。 “但他不让我走。”拿俄米说。“我从一个夜总会换到另一个,就是为了远离他。最终他找到了我。我不得不把儿子给他。他非常的嚣张。” 然后她遇到成为她第二任丈夫的男人。但是他出轨,抛弃了已有身孕的她,她的心再次破碎了。为了生第二个儿子,拿俄米不得不卖掉首饰才能支付在医院分娩的账单。 后面又有两段关系。在每段关系中,拿俄米都会带着对新生活的盼望离开夜生活,失望和心碎却接踵而至。两个男人一个是施虐者,另一个不忠。离开每段关系之后,她重操旧业。 她曾经借酒浇愁,也曾数次尝试结束生命。 她甚至向上帝祷告赐给她一个好男人。但没有一个好男人来到她身旁。 在拿俄米还在上学的时候,她就学过向上帝祷告。 “我问上帝,为什么这些男人总是对我不忠。我也为自己不能在这些关系中持续忍耐而自责。” 那时,拿俄米已经34岁了。 她要养活两个儿子。第一个儿子跟着她第一个丈夫生活,第二个由她母亲带大。拿俄米还要挣钱给她妈妈盖房子。 于是她听从了侄子的建议,踏上了去新加坡冒险淘金的旅程。 拿俄米的计划是在新加坡红灯区工作两年,她想两年之内就能攒够钱把给妈妈的房子盖好。可是新加坡的生活并没有比泰国更好。 “我挣的多了很多,但我开销也多了许多。这里的生活标准非常高。即使一块肥皂都很贵。 最后我能攒下来给妈妈的钱只有那么一点点。” 在芽笼工作 当她在新加坡的妓院工作时,在一些不应该出现的访客身上,她瞥见无条件的爱,这爱让她想起她的幼年时光。 拿俄米三岁时,她父母就离婚了,她妈妈为了远离爸爸,把家搬到了泰国南部。她那年与父亲分别之后,直到她15岁需要做身份证时才再次见到了父亲。 为了养活拿俄米和两个姐姐,她母亲不得不工作,所以姐妹三人大部分时候都需要独立生活。 就在她家隔壁有一个教会,每个周日教会便邀请附近的孩子们去教堂。 拿俄米说:“他们会分发食物,还会给小孩子们组织一些活动。我会去那里唱歌” 她喜欢那些圣经故事,尤其钟爱上帝分开红海的故事(出埃及记14:1-23) “在我心中,我知道圣经说的都是真的。”拿俄米这样说。 拿俄米的母亲(与拿俄米信仰不同)把拿俄米送到一所天主教学校,因为学校从家走着就能到。 在学校里,拿俄米会被欺负。“我又穷又没有爸,那些有钱人家的小孩子们以捉弄我为乐” 但她还是喜欢去学校,也喜欢和一群人去聚会。每次和神父告解之后我都会开心一点。 “我可以和牧师倾诉任何让我不开心的事,这让我很喜欢。”她说。 在学校,拿俄米了解到上帝爱每一个人。她也学习祷告,她感觉她的祷告是奏效的。 她家搬到曼谷之后,不再有人邀请她去教会。她就随机找了一家教会。她感觉那个教会里的人奇怪的盯着她看,因为他们不认识她。“我去了一次感觉不好,就没有再去”。 当她被生存的压力淹没,那个她很小就认识的上帝很快就被搁置到了不重要的位置上。 那些到芽笼妓院来的人会分发食物和零食。这一场景让拿俄米想起她童年时的教会,那些人也是做着同样的事情。 “我禁不住想,‘这些人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我知道在新加坡买什么东西都很贵。为什么这些人要免费分发这些东西呢” 她看到的人里,领头的叫debbie(志泓),橄榄叶之家(HOL)的创始人,和她一起的是志愿者团队。 这个非政府组织开展着“芽笼事工”,服务对象是在红灯区工作的人。他们给在这里工作的妇女们提供帮助,也帮助男性寻找工作。 虽然拿俄米外表看上去对这群人很冷淡,但她开始读这些人发的小册子,上面写着耶稣的爱。当志泓开始和这些女孩子谈论上帝时,拿俄米的内心是兴奋的。当志泓接近她时,她给了自己的联络电话,虽然其他女孩子都让她不要这样做。 特殊的生日 拿俄米想要更多了解这群人。 “芽笼不是什么好地方,这些人为什么要来呢?”她不断的思想这个问题。 在她过往的人生中,她从未遇见任何人为她做事却不期待任何的回报。 拿俄米说“这些人就像上帝派来的天使一样” 在我的休息日里,这些志愿者会带我去圣淘沙,环球影城,滨海花园。当我遭遇不好的事时,她们对我表现出真诚的关心。 拿俄米过生日那天,这群志愿者用亲手烘焙的蛋糕,带给拿俄米极大的惊喜。 “我知道新加坡什么东西都很贵。但这些人还是送给我一个很大的蛋糕。能有人愿意为我花这么多钱,而且给我这么多的爱,这真是个奇迹。我从前遇到的所有人,都是开始对我好,然后都是要利用我。我能看出来这些人和我过去遇见的人完全不同。我想要成为像她们那样的人。 后来debbie(志泓)说了特别打动我心的话:你可以从新开始,成为新造的人。” 这正是拿俄米由来已久的渴望。

“能有人愿意为我花这么多钱,而且给我这么多的爱,这真是个奇迹。”拿俄米过生日那天,这群志愿者用亲手烘焙的蛋糕,带给拿俄米极大的惊喜。这么多年过去,拿俄米对有人帮她离开这个行业已经绝望了。debbie(志泓)说,只有上帝可以帮她走出来。 “她对我说,不论我有多么罪大恶极,上帝都可以饶恕我。这就是上帝的爱。而且不论我去到哪里,哪怕我回到泰国,上帝都会与我同在。” 在拿俄米的休息日中,她努力回到她小时候的信仰,她会和志愿者一起研读圣经。 “既然上帝如此良善,又一直帮助我,我为什么不能为了更好的未来而作出改变呢”拿俄米想。 但是一想到离开这个行业回到泰国,从而失去收入来源,她还是会感到恐惧不安。 作出改变的圣诞节 距2018年圣诞节还有两天,志愿者们把拿俄米带去参加一个教会的圣诞活动。 “在那里,我突然对在红灯区继续工作兴趣全无。” 第二天就是圣诞夜,妓院爆满。这晚上拿俄米接待了21个客人。 “很多人喜欢我,很多客人来找我,但我一点也不开心。我非常疲惫。我再也不想继续下去了。” 就在那时,她想起来在圣诞节活动时听到的一首歌。她开始不明白英语歌词的含义,但当有人把歌词翻译过来之后,她被深深的打动了。“如果上帝帮助我们,谁可以抵挡我们” 陌生的平安感突然临到她心。那一天,她决定离开妓院的生活,回到泰国去。“芽笼事工”给她回家的机票筹款。 还是有些障碍,她出发的日期被推迟了,那些喜爱她的客户们努力想要说服她留下来。 但是,在踏上新加坡这块土地17个月后,拿俄米终于离开了,去开始她新的人生。 挣扎着做正确的事 回到家乡,远离了志泓和志愿者们的爱与鼓励,拿俄米开始感到不知所措。 她的经济窘况并未如她所期望的好转。她发现妈妈并没有把她寄回来的钱用于买地和盖房。 “我妈妈说,我寄给她的钱是给她自己存着以备不时之需,以及养活我的小儿子”拿俄米和妈妈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拿俄米再次去借酒浇愁。 她想成为护士的愿望也受到打击,因为她没有任何正式文件证明她曾经学到初二。 她只能去参加按摩培训课程。她计划去南韩成为一个按摩师,虽然她知道这工作最终会让她回到从前的生活方式中。 我想跟随耶稣,但现实的问题也需要解决。我要养活孩子们,也要解决我妈买地的事。 为了给拿俄米另一条出路,芽笼事工给拿俄米报名了泰国的一所圣经学校。她们给她付学费,还给她每月生活费。她们希望这个沉浸式的五个月学习能够让拿俄米的信仰更加深入。 在新加坡的debbie(志泓)继续通过发消息或打电话,鼓励在泰国的拿俄米。debbie(志泓)和志愿者们还在2019年去泰国拜访了拿俄米。

2019年,拿俄米(戴帽子的)和芽笼事工的志愿者在泰国一起学习圣经。

拿俄米从圣经学校毕业之后,debbie(志泓)帮拿俄米找到一个在泰国教会实习的机会,并且一直在经济上支持她。她们希望和一群基督徒在一起可以让拿俄米远离以前的工作。 拿俄米现在已经融入了教会。她现在是细胞小组的成员,并且一起参加教会的其他活动。(译者注:church retreat没有翻译成退休会,为了便于非信徒理解) 芽笼事工还在帮助她,争取在明年左右还清给妈妈盖房和买地所需的10000新加坡币(大约46000人民币) 彻底的善行radical kindness 在所有这些巨大的爱心行动背后,拿俄米清晰的看见了上帝的慈爱。 “上帝一直对我非常好。他供应了我一切需要。我深知道上帝一直与我同在” 拿俄米不再去那些可能诱惑她重操旧业的地方。 当新冠疫情直击泰国,工作越来越难找。芽笼事工资助拿俄米买了烘焙设备并且在线的视频教她怎样制作蛋糕,这门手艺可以让她有一些收入。 “我过去所有的朋友都离开了我。我和她们仿佛另一个世界的人一样。” “我知道上帝正在绘制我前方道路的地图” 7 在她每天给妈妈的电话交流中(妈妈住在泰国另一个城市),拿俄米给妈妈分享了上帝的良善,以及上帝如何通过debbie(志泓)和志愿者们的善行,翻转了她的人生。从前拿俄米只是为自己的种种困境向上帝祷告,现在她开始为家庭其他成员祷告。 “我祷告希望我们有更好的关系。我求神把对家人更多的爱与关心给我。我看见我和我姐姐曾经非常糟糕的关系正在改善之中。” 想阅读更多芽笼事工的故事?请访问网站 https://geylangministry.com

展开阅读全文


阅读 2018 投诉
糖水设置
原创标注
隐藏封面
图片留白
水印
权限
保护 
私密 
公开 

 访客只有输入正确答案才能阅读 
确定
热门评论
写评论

糖水作者
关注本文作者,TA的更多作品
时光清浅
创作 13 粉丝 394
关注
查看个人主页
推荐原创
我写我读,原创是内容的灵魂
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关于糖水 | App | 小程序 | 电脑版

本页面内容由用户上传 | 用户协议

© 2014-2022 糖水APP

忘记密码
0
收藏
投诉
取消
操作
发送
×

作者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

你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糖水赞赏实时到账、0手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