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虫虫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2月9日 2019

【长篇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 第三十六章)逃出生天

— 原创 —

第三十六章 逃出生天 李士群冷笑了一声:“哼,就算我想帮你,也要我有命才行,如今军统势力已经在开始清除日本人的党羽,只怕我有命出这个门却没命回这个家。再者,我曾经背叛过你们,你们会接受一个曾经出卖过你们的人吗,你我暂且不提,其他人呢,谁能保证?” 潘汉年很有诚意地说道:“我既然来,就是代表整个共产党,你如果有疑虑可以选择不相信我,共产党从不强迫他人。你也曾是一个共产党员,这点你该很明白。” 李士群犹豫了:“但是……” 潘汉年马上说道:“好了,我不急着让你在现在做出决定,你自己考虑下,我们再联系吧。” 李士群点了点头:“好,那我怎么跟你联系?” “天海大旅社406房间,有事可以找我。不过希望李兄可千万不要是带着人马来抓我哟。”潘汉年半开玩笑的说道。 李士群尴尬地笑道:“潘兄快别取笑我,你好心来搭救我,即使我不领情,也绝对没有恩将仇报的道理,我这里不太方便,就不久留了,日后联系。” 潘汉年点了点头,起身告辞。 李士群独自回到桌前坐下,愁云又一次布满额头,比起先前,他似乎更加犹豫不决与痛苦了…… 次日清晨,李士群接到丁默村的电话,让他立刻到76号,有要事相告,李士群虽然心里是一百个不情愿,但是毕竟他现在还是76号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所以还是按时来到了丁默村的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他就明显的感觉屋内的气氛有些不对,屋里明显的空荡了许多,一些办公用具和丁默村已经被打包收起,并有人在帮忙往外搬着。李士群诧异地对着站在一边指挥的丁默村问道:“大哥,您这是……” 丁默村拍着李士群的肩膀,把他拉到一边,然后做出一副很神秘的样子,说道:“兄弟,以后咱们这76号,可就要靠你一个人了,你得多多努力啊。” 李士群一听有些诧异了,马上问道:“大哥,您这话什么意思,你要去哪?” 丁默村故意叹了口气,做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说道:“唉,你也知道,刘市长刚刚被人行刺了,而汪先生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到日本去疗伤了,上海这么多的事情,总是要有人出面去管理,所以他刚刚已经下了任命,由我暂时代理上海市长的职务,等到他从日本回来,再做正式任命。” “大哥,那你的意思,以后咱们这特务工作,就都扔给我一个人了?!”李士群恼火地叫了起来,虽然他一直受到丁默村的排挤,但他也非常清楚,如果现在丁默村甩手离开,他将成为众矢之的,军统本来就对他恨之入骨,现在就更有可能把矛盾都集中在他身上,那他将更加危险。 “唉,兄弟,咱们兄弟俩吃这一碗饭,也这么多年,谁心里怎么想,谁也都清楚,不过是互相拘着面子而已。现在我走了,以后你就可以独挡一面,这不是更利于你的发挥。行了,我还要赶紧到市政府那里去看看,这边的事情我都跟你交代清楚了,你就看着办吧。”丁默村说完,也不再给李士群更多辩解的机会,转身向外走去。 李士群越想越觉得这事如果自己就这样认了,肯定是没有什么好处,思前想后,他决定去见土肥原,希望能由他出面对丁默村有所制约,保持76号原有的一种表面平衡,而不至于只把他自己放在一种危险的境地…… “你急着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土肥原看着李士群,脸色非常的难看,很不客气的问着话。 “长官,现在是非常时期,丁默村却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76号去做代理市长,这分明是有意推卸责任,这将使我们的情报工作陷入一种非常被动的局面。”李士群试图用这种理由来说服土肥原。 “他在又能起什么作用?丁默村这些年来的表现我们都看在眼里,他一直都是在推卸责任,躲到幕后,冲锋陷阵的还不是你?现在他走了,整个76号都由你一个人说了算,这是好事,你怎么还要挽留他?”土肥原很不理解李士群的想法。 “长官,话是这么说,可您也知道,我是不太喜欢去做那些官场的事情,现在他这一走,所有的事情都是要由我一个人来张罗,实在是有些忙不开,所以……”李士群还是极力地做着解释,希望土肥原能改变主意。 “士群,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刘永才死了,他和你的关系很不错,你担心一旦丁默村调走,你独自留在76号,就成了军统刺杀的第一目标,所以希望拖着丁默村来帮你背雷对吧?”土肥原很不客气地戳穿了李士群,讲出了他内心中真实的想法。 “不是的,长官,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李士群赶忙做着解释。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些废话!”土肥原粗暴地打断了李士群,“这些年来,你知道丁默村已经替你抗了多少雷,挨了多少骂吗?而他又曾经被人暗中行刺了多少次,你自己最清楚。可你又真的拿他当过76号的一把手吗?他已经是忍无可忍,才提出了调离,现在局势非常紧张,我没有时间听你说这些人事上的问题,如果你有意见,自己找你们的汪先生去申述!” “可是,我是……”李士群想说自己是跟随土肥原多年,希望他能为自己做主,可是话到了嘴边,还是没敢说出来。 “不要再跟我可是,我希望你有时间在我这里扯这些,不如多花点时间去抓那些军统和共党分子,把他们都剿灭了,你自然就安全了。”土肥原说完,低下头开始看文件,不再搭理李士群。 可李士群并不死心,还想继续跟土肥原纠缠,他继续说道:“长官,您听我解释,我不是不出力去抓那些人,可是我现在……” 土肥原被李士群激怒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够了,你还有完没完?!”李士群似乎没有想到土肥原会发这么大的脾气,一下子愣住不敢再出声了。 “马上从我眼前消失,以后再跟我提这些事,我一定不会轻饶你!”土肥原厉声地呵斥着。 李士群万没想到土肥原会如此对待自己,似乎也明白申辩不会再有什么意义,他无奈地低下头,说了声:“是!”然后沮丧地向外走去。 土肥原却没有这样放过他,在他身后高声说道:“告诉你,要是你也学丁默村不正经做事,我一样不放过你!” 李士群不敢回头,快步走出了土肥原的办公室。土肥原余怒未消,重重地坐了下去,口中还骂着:“这些不懂事的支那人,就知道自己窝里斗,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回到自己的住处,李士群的心里是说不出的憋屈与郁闷,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死心塌地为土肥原效忠多年,可到最后,他居然如此对待自己,就像对待一条狗一样。他为自己感到悲哀,情不自禁地他想起了潘汉年来找他时说过的话…… 夜深了,叶吉卿已经睡去。李士群还在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他的眼前不断浮现出报纸上的相片以及汉奸被处决的新闻,潘汉年劝慰他的话也不断在脑海里回荡着。 终于,他翻身坐了起来:“妈的,错只能错一次,不能老错下去……” 清晨,天刚蒙蒙亮,街边的一处馄饨摊上,潘汉年正与一身素衣的李士群喝着馄饨。 潘汉年淡笑道:“李兄这么早请我出来吃馄饨,想必已经做出决定了吧。” 李士群苦笑道:“你就别挖苦我了,这两天我枕侧难眠,潘兄的话时刻在我脑子里浮现,我决定了,希望组织能重新接纳我,为抗日工作做点贡献。” 潘汉年激动的握住李士群的手:“太好了,欢迎你重新回到我们这个大家庭。抗日的队伍里又多了一份子。” 李士群有些羞愧地说道:“潘兄,这还得多谢你,如果不是你给了我这个机会,也许我真的就……别的不多说了,你在上海的这段时间,就住在我家里吧。我在日本人那里还有一些影响力,他们不会查到我那里的。” 潘汉年感谢道:“好,非常感谢,这样也能安全一点。如今你可以利用你的身份搜集一些关于日本方面的情报。” 李士群一口答应:“这没问题。” 两人心情大好,端起面前的馄饨大口吃着,然后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他们却没有想到,在土肥原的办公室里,他正在对南造云子布置着任务:“根据最新掌握的情报,以刘永才为首的几个亲日人士相继被杀,这对我们大日本帝国是一种耻辱。最近李士群的状态非常不同,有点蹊跷,你的任务是密切监视李士群的一举一动,如有情况随时向我报告。” 南造云子点头道:“是。” 南造云子转身离开了房间…… 次日的中午,上海街头一家酒楼的门口。 李士群一人走了进去,上了酒楼的二楼,南造云子紧跟其后,正当南造云子准备跟着上二楼的时候,南造云子的余光发现了一个人影,一个很面熟的人影,一个坐在二楼散座背朝她的人,南造云子装做没事的样子走到了那人的侧面,让她吃惊的是潘汉年正坐在那里喝茶。南造云子没有动声色,马上快速下楼…… 土肥原的办公室里,他正在和前圆交代着什么,一阵电话铃响,土肥原接起了电话。 马云龙拿着文件走到土肥原办公室门口,正准备敲门。听见土肥原在接电话话,便没敲下去,站在外面听着。 土肥原瞪大眼睛,一脸吃惊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紧紧的握着手里的电话:“什么!潘汉年!你确认在聚丰酒楼看到的是潘汉年吗?” 门外的马云龙听到土肥原大声说出潘汉年的名字,心中一惊,这几天他因为忙着处理土肥原交代的事情,也没能去和苏志勇碰头,所以并不知道潘汉年已经秘密来到了上海。 南造云子在电话里肯定地回答:“是的,我确定是潘汉年,跟他在一起的还有几个人。” 土肥原立刻命令道:“很好,继续监视,千万不能被他跑了,给我盯紧了,随时向我汇报他的行踪。” 门外的马云龙略一思索,迅速的离开了办公室门口。 土肥原激动的放下电话,对前圆吩咐道说:“你立刻带一队人去跟南造云子汇合,一定要将潘汉年抓到。” 前圆立正:“哈依。”…… 酒楼门外,南造云子已经退到街对面等待前圆等人的到来。 马云龙神色匆匆的溜进了后门,经过厨房时正好看到柜台上放着一瓶客人没喝完的酒,马云龙不假思索顺手拿起了那瓶酒就喝,一下子灌进大半瓶,然后马云龙又将酒洒的满身都是,弄的身上一身酒气,接着提着酒瓶就朝一楼大厅走去。 马云龙装做喝醉的样子,晃晃悠悠的走进了大厅,余光很快的找到了潘汉年的位置,晃着步子走到潘汉年旁边的位置,将外套脱了下来一手扔在椅子上,自己则是一屁股坐在另一个位子上。 潘汉年被马云龙的动作吸引过来,转头一看竟然是马云龙,马云龙偷偷的给他使了个眼色,潘汉年就没再望向马云龙,只当作不认识这个人。 马云龙端起酒瓶仰头又喝了一大口,喝完后用袖子擦了擦嘴,趁着擦嘴的机会,小声的对潘汉年说道:“日本人一会儿就到,你穿上我的衣服从后门走。” 潘汉年面无表情,看着另一个方向,低声道:“你自己小心。”接着潘汉年随手脱掉自己的外套,放在椅子上,很自然的站起身,拿着马云龙的衣服从容的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马云龙又喝了几口酒,穿上了潘汉年的外套,戴上帽子,将帽檐压的很低,迅速的从酒楼正门走了出去,一出酒楼门口就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没等走两步,马云龙已经被一帮日本士兵包围,前圆笑呵呵的走过来。 前圆走上来就去掀马云龙的帽子:“潘汉年,看你还往哪走。”帽子被前圆一手扔向半空,马云龙醉熏熏的半睁着眼看着前圆。 前圆惊讶道:“啊?马云龙?怎么是你。” 前圆立刻就从震惊中清醒,指挥士兵道:“你们几个看着他,其他人给我进去搜,不准任何一个人走出酒楼。” 前圆带领一队日军冲进酒楼,对每一个客人都搜了一遍,没有发现潘汉年。 气急败坏的前圆上来抓住马云龙的衣服将马云龙提了起来:“说,为什么你会穿着潘汉年的衣服!是不是你把他放了的。” 马云龙还在假装不清醒,含糊的回答道:“喝,继续喝。” 见到马云龙醉成这样,前圆气愤的松开了手,对士兵说道:“将他带回去,交给土肥原长官处理。”马云龙被士兵架着走出了酒楼…… 土肥原办公室,土肥原一拍桌子,瞪着眉毛冲着前圆发火:“混帐,怎么能让潘汉年跑了的!你知道这个机会有多难得吗?” 前圆哆嗦着回答道:“长官请息怒,这个……这个我们到的时候看到一个人穿着潘汉年的衣服出来,所以就立刻冲上去抓人了,可是没想到根本不是潘汉年,而是……” 土肥原越听越火,吼道:“是什么,快说。” 前圆继续回答:“穿着潘汉年衣服走出来的正是马云龙,要不是因为他,我们已经抓到潘汉年了。” 土肥原瞪大眼睛诧异道:“马云龙!你说是马云龙!” 前圆点头:“是的。” 土肥原火已经消了下来,冷静道:“他人呢?” 前圆回答道:“已经押到大牢,就等长官的指示了。” 土肥原大步朝门口走去:“走,跟我去看看。” 牢房里,马云龙被绑在木架上,四周摆放着各种折磨人的刑具,一桶冰冷的水倒在了马云龙的身上,马云龙立刻被冰冷的水激的清醒过来。 土肥原正站在马云龙的面前,身后站着前圆。 土肥原一脸冰冷的看着马云龙:“马云龙,老实交代出潘汉年的藏身之处,可免受皮肉之苦。” 马云龙一脸冤枉道:“长官,我真的不认识什么潘汉年,你们抓错人了。” 前圆在旁边冷笑道:“哼,马云龙,别装了,我们很久前就怀疑你的身份了,现在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穿上潘汉年的衣服引开了我们的注意,好让潘汉年趁机逃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马云龙解释道:“我说了多少遍了,我不认识什么叫潘汉年的,碰巧我在那里喝酒,可能他趁我喝醉了拿了我的衣服也说不定啊。” 前圆怒道:“好好的你脱什么衣服!” 马云龙委屈地说道:“我喝了酒,难道还不能脱衣服?” 前圆追问道:“那你穿上潘汉年的衣服又怎么解释?” 马云龙看向土肥原:“我那是喝醉了,随便从位子上抓了件衣服就穿上了,根本没注意衣服是不是我的,我说的是真的。” 土肥原冷笑着:“马云龙,你认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这些话骗骗别人或许可以,你根本就是共产党派来的间谍。” 马云龙大笑道:“哈哈,枉我为特高课付出了这么多,虽然算不上是汗马功劳,但怎么说也有苦劳,没想到最后却因为这么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打我个一棍不起。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请了。” 土肥原冷哼道:“哼,共产党都是狡猾的,不给你点苦头吃你是不会说实话了。用刑!” 狱卒慢慢走向马云龙,将手中的皮鞭举高,用力地向着马云龙挥舞起来…… 江边小屋中,潘汉年正一脸苦恼的坐在窗边,苏志勇在他旁边。 潘汉年叹了一口气:“唉,马云龙这会儿可能已经被日军抓住了,因为我他才暴露了身份。我不能这时候弃他不顾。” 苏志勇无奈地说道:“可惜我们现在无法得知马云龙的情况,日本人心狠手辣,也不知马云龙现在是死是活。” 潘汉年有了决定:“老苏,今晚你想办法联络一下李士群,看他有没有办法取得马云龙的情况。” 苏志勇点了点头:“好。” 夜幕降临,苏志勇正在李士群的家中焦急的等待着。叶吉卿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是担心的看向门外。 李士群回到家中,面有难色,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到桌上,苏志勇已经走上来。 苏志勇紧张的问道:“李先生,怎么样了?打听到什么了吗?” 李士群没有直接回答苏志勇,先是倒了一杯水喝,然后慢慢的坐下。 李士群脸色不太好:“我尽力了,这次的事太大,凭我的身份也不能见马云龙,土肥原下了严令,没有他的许可,其他人不能接近马云龙,他还安排了一批特工专门负责监视和审讯,我看马云龙这次是九死一生了。请你转告潘先生,我会继续想办法的,请他放心。” 苏志勇无奈道:“辛苦李先生了,您的话我会转达给潘汉年同志的。”…… 沈醉在上海的落脚处,沈醉正拿着一张纸条在仔细的看着。神情激动非常。刘宁走过来问:“大哥,这次上头又派什么任务了?你怎么看起来不太对劲啊。” 沈醉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被刘宁这么一叫,立刻反应过来。 沈醉严肃,低沉的声音说道:“马云龙被日本人抓了。我们要想办法将他救出来。” 许志远听到后走了过来:“马云龙?不就是那个在重庆和我们秘密配合的那个人吗?他怎么会被抓的?” 这种情况下,沈醉也不打算隐瞒了:“不瞒大家说,马云龙表面是日本特高课的特务,但真正身份其实是打入日本内部的共产党。” 刘宁、许志远还有张辉都吓了一跳。 马云龙几次搭救沈醉的场景、一起喝酒的场景在沈醉的脑海里浮现出来。情绪激动的沈醉猛的抬起右手暴喝一声,一拳打在墙上。渐渐的抬起头来,两眼布满血丝,低声道:“兄弟,坚持住,我沈醉一定会把你从日本人的手里救出来。”…… 76号大院门外街道,两辆黄包车驶来,第一辆在门口停下,尹丽醉态走了下來,一扭一扭的要走向76号大门。 第一辆黄包车走远。第二辆黄包车拦住尹丽。 装扮成车夫的沈醉低声凶狠地说道:“尹丽,上车。” 尹丽一惊,手包掉在地上。尹丽捡起手包,惊恐地看着沈醉。 沈醉低声地喝道:“我跟你跑半天了,你还等什么?” 尹丽无奈地上车:“跟你去干什么?” 沈醉冷笑着拉车往前走:“你跟我干过什么你不明白?” 尹丽紧张地:“我,你找我……” 沈醉笑了:“我请你喝茶去。” 尹丽试探着问道:“我不去行不行?” 沈醉回答道:“你说呢?” 尹丽不敢再说什么,黄包车急速跑远…… 一间小茶馆里,已经换了服装的沈醉与尹丽在饮茶。 尹丽哀求道:“沈大哥,我都说八遍了,真的不知道马云龙关在哪里。” 沈醉威胁道:“这次你再不讲真话,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 尹丽急了:“真的。我可以拿脑袋担保,肯定不是关在76号。” 沈醉想了一下,知道逼问尹丽也没什么用处,于是转移话题说道:“日本在上海有七八个关押人犯的地方,你要好好地给我打听。他到底被关押在哪座监狱!” 尹丽点了点头:“好的。这次马云龙被抓住后,都传说土肥原认为抓住了一个大共产党,可是,你是军统的人,为什么要关心他的安危呢?” 沈醉怒了:“你他妈的搞没搞错,现在是我讯问你。” 尹丽狐媚一笑:“咱俩老相识了,随便问问。” 沈醉却不吃这一套,喝道:“少扯闲淡!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不提供有用的情报,下次见面我对你以汉奸论处!” 尹丽老实了,点了点头:“好,我按你说的办……” 李士群住处。李士群一边吸烟一边來回焦急地踱步。传来有规律的三短一长的敲门声。李士群拉开门一条小缝,仔细看外面又拉开大门。化装的苏志勇一闪而进。 李士群一见是他,有些诧异:“苏先生,你……” 苏志勇急切地问道:“李先生,马云龙到底关在哪里?” 李士群无奈地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为共产党已经做了不少工作。请你相信我。” 苏志勇激动了:“马云龙是为了掩护潘汉年同志的安全而被捕你也知道,而潘汉年同志是为了做你的转化工作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到上海。现在你既将走上一条光明大道。说马云龙是为了你而被捕一点都不过份,将心比心,你一定要为营救出马云龙同志……” 李士群点了点头:“苏先生,这点你放心。我佩服共产党,也佩服马云龙的为人。虽然不知道马云龙关在哪里,但日本人明天下午有一个大的行动,不知道与马云龙有没有关系。” 苏志勇兴奋起来:“什么行动?” 李士群回答道:“明天下午一点在火车站一线严密盘查可疑人员。” 苏志勇问道:“还有呢?” 李士群回答道:“别的没有了,火车站内住何中国人不得入内。” 苏志勇点点头:“好,我马上回去安排人调查这件事,谢谢你了。” 回到江边小屋,苏志勇立刻和潘汉年针对此事,展开了讨论。 潘汉年急切:“我这么认为,土肥原这个行动肯定与马云龙有关。一是北平要来日本更大的头目审讯马云龙。二是要把马云龙押往北平。也许还有运来什么重要的军火物质。” 苏志勇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潘汉年沉吟:“如果土肥原要把马云龙押往北平,我们可以从监狱到火车站的中途伏击,救出马云龙。” 苏志勇有些担心地说道:“关键是不知道马云龙被关在哪里,我们也不好设伏呀。” 潘汉年思索后下达命令道:“情况不明,我们确实无法下手!这样,你今晚通知上海地下党各行动组,明天下午一点分散隐蔽地到火车站外围集中,听我命令行动!” 苏志勇:“是。” 沈醉秘密住处,轻轻的短促的连续的五下敲门声。一个白信封从门下的门缝塞了进來。刘宁轻轻的回敲两声,捡起信封走向沈醉。 沈醉拿起信封看着:“可能是尹丽的情报。” 信里只有一行字:明天,下午一点火车站。日本人有行动。 沈醉思索后,马上命令道:“通知所有人员,明天上午十点做好战斗准备。” 刘宁答应着:“是。” 沈醉站起:“你马上跟我办件事。”刘宁穿上衣服,插上手枪。两人一起走出…… 尽管夜已经很深,但土肥原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他正在向部下们训话:“这次没有抓到共党头目潘汉年,但是抓到了马云龙。” 前圆有些无奈地说道:“长官,马云龙可至今都不承认他是共产党。” 土肥原不以为然地说道:“到了北平,有特种的最新的审讯手段,不怕他不招供!” 前圆回答:“是,按你的命令,明天的行动准备完毕。” 土肥原有些懊恼地说道:“刚才,我受到了冈村宁次大将的严厉训斥,这么长时间内,日本特高课上海机关长身边竟有一个共产党的间谍!明天,我们押送马云龙去北平还可以证明他是不是共产党?如果有人劫囚车,那是再好不过正中下怀的事!” 前圆点头笑着:“这方面已经准备好了,请长官放心!现在还就怕没人救他呢。” 土肥原思索着说道:“事关重大,这次我要亲自押送马云龙。” 火车站附近,日本兵威备森严,三步一哨,五步一岗,还有持枪的巡逻队在巡视。 尹丽装扮成一个农村村姑模样,头戴着毛巾,土布衣服,手拎着包袱皮,两个眼睛乱转。慢慢地走來。还有其他76号特工伪装的挑夫、推独轮车的……,在外围警戒。 离车站不远的一个小房间内,刘宁从小窗口望去回头对沈醉说道:“大哥,土肥原真的是戒备森严。” 沈醉冷哼一声:“也许是虚张声势,但是今天土肥原来了最好,让他上西天。刘宁,再捡查一遍。” 刘宁揭开一个破麻袋,下面是一个启爆炸药的手摇发电机。刘宁拿起发电机摇动,红灯泡亮起。 沈醉不放心地问道:“线路呢?” 刘宁从土中拔出一红一绿两条电线:“昨晚才埋的,应该没有问题。” 刘宁从随身小包中拿出小型万用电表,同时测量红绿线金属线头,万用电表指针迅速摆动。刘宁汇报道:“欧姆值正常,电雷管昨夜刚刚启封,绝不会受潮失效。” 沈醉冷笑:“好!埋了这么多炸药,当年为了阻止日本军队南进,我炸掉的花园口也不过比这儿多两倍而己。” 刘宁担心地说道:“这么大的炸药当量,咱们又距离炸点太近,这安全系数……” 沈醉安慰着他:“你别担心,我是爆炸专家。咱们人手少,就要打他个突然袭击才能成功。只要炸药一响,弟兄们从最近距离冲上去,才能完成行动计划。” 火车站附近,李士群化装成一个有山羊胡子的农村老头,柱个拐仗,向尹丽靠近。 李士群故意招呼着:“尹丽,在这都咱两个多小时了,找个地方歇歇脚吧。” 尹丽不满地说道:“车站里都不让咱们进去,上哪歇去?” 丁默村指着车站旁边的一排小房子:“那不行吗?” 尹丽摇了摇头:“我不去,哎,你知不知道,土肥原今天到底要干什么呀?” 李士群故意地哼道:“我现在是后妈生的孩子没人疼,什么事我也不知道,现在土肥原长官根本不相信咱们。” 尹丽却不去理会李士群的话,看着远处的小房子问道:“那破房子能不能有人?” 李士群马上紧张起来:“什么人?” 尹丽不屑地:“咱们要防范的人呗!” 李士群说道:“那不是堆积杂物的地方吗?谁没事跑那地方呆着。” 尹丽不相信地说道:“真的?我去看看。” 李士群赶忙问道:“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尹丽气急败坏地说道:“你跟我干嘛,我要去解手,听明白了吧。” 李士群笑着看尹丽走远,心里却想着:这个骚女人,也不知道搞什么把戏呢? 尹丽急急的进入小屋,四处看了一下,空无一人,只有两堆乱干草堆和破麻袋片子。尹丽又四处看了一下,刚走到墙角转过身背对墙角…… 两堆乱草中“哗”的一声,刘宁拎枪站了起来,满头乱草,像个野鬼…… 尹丽“啊”的一声惊叫……又“哗”的一声,沈醉也站了起来,低声喝道:“不许喊叫。” 刘宁趴在小破窗口看了一下,又回头:“没有人跟上来。” 浑身发抖的尹丽看着沈醉无奈地:“怎么又碰见你啦,真是冤家路……” 沈醉马上打算了她:“少费话,尹丽,我问你,你得说实话。今天车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尹丽哀求道:“日本人不让我们进去,真的不知道。” 沈醉点了点头:“好吧,我相信你。你走吧。” 尹丽慢慢后退,转身要走。 沈醉看着她,忽然有点于心不忍,口气柔和地喊道:“尹丽,回来。” 尹丽又回头:“还有事吗?” 沈醉善意地说道:“你找个借口也行,找个什么方法也行,远离点儿火车站这个地方,懂不懂?” 尹丽先是疑惑,随后明白了沈醉的意思:“啊?我懂了,我马上走……”然后快步离开。 刘宁笑道:“真看不出来你还有点怜花惜玉啊!” 沈醉摇了掏头:“我真没有这个意思,尹丽毕竟还是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留着她也许更好。” 刘宁笑着指着麻袋说道:“是好,幸亏我先钻出来,要不然尹丽真的尿在麻袋片下面的手摇发电机上。咱们的心血都白费了呀!” 沈醉也笑了:“那我拿你脑袋是问!” 火车站外更远处,潘汉年挑着水果挑子扮作水果贩子慢走。苏志勇戴着破草帽走过来:“黄金桃多少钱一斤?” 潘汉年放下挑子:“一毛一斤,保证个个都又脆又甜!来多少?” 苏志勇装做挑桃,小声急切地汇报:“我的人刚刚发现,军统的人在车站安放了高爆炸药。” 潘汉年一惊:“你能确认破坏炸药爆炸的位置吗?” 苏志勇点了点头:“起爆炸药的电线从站外一百米远的小土包绕过去的。” 潘汉年想了想:“你马上安排人小土包后给我发个信号,以后看我手势行动。” 苏志勇答应着:“明白。” 潘汉年:“如果没有马云龙,我们就让军统计划成功,我不动手势。如果马云龙在,看我手向下切的动作。你马上切断起爆炸药的电线。看来还得和军统斗一把了。车站内外都有日本人设下陷阱,而军统的人更棋高一招儿,要利用这个机会把特高课的人一举歼灭。” 苏志勇小声地:“我马上去办。” 随后,苏志勇又大声地挑剔着:“这黄金桃净是虫子眼儿,简直是花脸麻子吗!不买了。”然后大步走开…… 小屋内,刘宁趴在小破窗口上看火车站,不时回头与沈醉说话。 沈醉吸着烟:“如果今天是日本高官来这下车,就起爆炸药,趁乱多抓几个日本高级官员,然后你懂不懂怎么做?” 刘宁笑道:“然后就拿日本人做人质来交换马云龙。这手段你领着我们干过。” 沈醉赞赏地:“行,进步挺快呀。” 刘宁说道:“那如果今天他们是押着马云龙坐火车走呢?” 沈醉想了想:“如果我判断马云龙的位置肯定死不了,也要起爆炸药。” 刘宁有些不放心地:“如果马云龙正好在炸药堆上呢?” 沈醉立刻回答道:“当然不能下手,要不是马云龙舍身救我,我骨头都成渣了,哪有今天!” 刘宁点头,表示明白了。 车站外小土包的下面,苏志勇带着另外两名乔装的地下党人来到。 苏志勇问其中一名叫崔木胜的说:“你说你看见电线的地方在哪儿呢?” 崔木胜指着地上:“就在这儿。”他用双手挖出一红一绿两条电线。 苏志勇拉起来看:“你怎么发现的?” 崔木胜答道:“我们就在这儿隐蔽,一个放猪小孩说刚才有猪拱来拱去的,小孩说发现了两条电线,我一看,不得了才向你报告。” 苏志勇点了点头:“咱们好好隐蔽。” 苏志勇向远方比他们位置更好,既可以观察到车站,又能向他们发出暗号的潘汉年招了招手。表示已经就位,然后拿出一把栽缝用的剪刀。 戒备森严的车站的站台上,三辆轿车急驶而来。一身军装的土肥原从第一辆轿车下来,用手一指一辆闷罐列车。 第二辆轿车门开,前圆把戴着黑头套的“马云龙”拖出来。“马云龙”双手戴着手铐,脚下戴着脚镣。艰难地向前走。闷罐列车的门哗啦一声被打开…… 而第三辆轿车,则下来几个戴着墨镜和口罩的便衣。 沈醉紧张的眼神从小窗口望去。 刘宁已经做好一切准备,红绿两条线路己经与小型发电机联接。 刘宁左手把着小型手摇发电机,右手拿着摇把。 沈醉疑惑地看着那戴着头套的人:“这人到底是不是马云龙啊?” 刘宁恼火地:“土肥原在玩什么花招儿?” 车站外,潘汉年紧张地看着这情景,脸上也有汗流出,举着手里的草帽心想着:到底是不是马云龙?身材体形都很像,真假概率各占一半,不能赌!决不能赌!万一让军统的人把马云龙炸死……潘汉年拿草帽的手猛地向下一挥…… 刘宁也趴在小窗口上,但双手紧握手摇发电机:“人都上车了,爆炸位置肯定能把这节车厢炸翻。” 沈醉紧张:“这个人犯也许真是马云龙,土肥原也要上车了。” 刘宁着急地问道:“炸不炸?” 沈醉迟疑着:“别急,等土肥原上车,就起爆!” 站台上,“马云龙”双手戴着手铐,脚下戴着脚镣。被日本特工连推带拽弄上闷罐车。土肥原最后上车,站台上日本军人向土肥原敬礼。 刘宁着急地催促道:“大哥,土肥原都上车了,再不炸就没机会了!” 沈醉沉痛地默语:“马云龙兄弟,为了国家抗日大事,为了杀掉土肥原,你舍生取义吧,你走了以后我会常去看你的……” 刘宁瞪着沈醉,等待着他做出指示。 沈醉闭上眼睛,手一挥:“起爆!!” 刘宁猛摇小型手摇发电机。沈醉看见火车在启动…… 沈醉大叫:“怎么搞的?” 刘宁又猛地摇动,又停下:“肯定被人破坏了!” 沈醉狠狠地骂了一句:“草他姥姥的!” 小土包后面,地上有两条剪断的电线。苏志勇看见潘汉年已经挑着水果担子走远。立刻也招呼着两名地下党员离开。刘宁伸头窗外向左看见了土包后苏志勇和崔木胜走远的身影。 沈醉恼火地骂着:“他妈的,给我追!” 沈醉拔出手枪急忙冲出门口…… 火车慢慢开动,土肥原等人所在的闷罐车厢内。 车厢内分为两半,中间用粗大的铁栅栏隔开,马云龙的头套被摘掉,他闭着眼睛躺在车厢的后半部的一堆草堆上。土肥原坐在一个大沙发上,叼着雪茄得意地喝茶。 车门开了一半,车外已枯黄的田野一闪而过。 土肥原看着马云龙:“马云龙,这次我亲自押你去北平,是冈村宁次大将要亲自接见你啦!” 半躺在稻草堆上的马云龙笑:“我面子挺大的呀。” 土肥原得意地说道:“冈村宁次大将认为这是我在中国抓到的最大的间谍,他要亲自审问你,你当然很荣幸了。” 马云龙很轻蔑地说道:“谢谢你的抬举。长官,你不分真假,颠倒黑白,还号称日本王牌间谍,你对我应该感到惭愧。只要我不死,总有一天,你在我面前向我道歉的那一天,看我能不能原谅你!” 土肥原笑道:“如果冈村大将处死你呢?” 马云龙一点不示弱地:“那你的末日也不远了。冈村大将总有清醒的一天,然后你在地狱里也要向我忏悔!” 土肥原一脸得意:“你还嘴硬,你肯定是共产党,要不然就是军统的王牌特工,今天我判断肯定有人劫你,但是,我就要公开押解你出来上火车,使劫特者不知真假不敢动手,是我布置的一个陷阱。这就如同诸葛亮和曹操在玩华容道。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事实证明你的同党输了而我赢了。” 马云龙一笑:“你并不高明。” 土肥原也是一笑:“那我倒想听一下我这个不高明的人抓到的你这个高明的人的论调。” 马云龙说道:“如果你不给我戴着头套,有人劫我马云龙,那才证明我有同党,是个什么人!可你第一怕死,第二不能向冈村大将交差,才出此下策!” 土肥原被想到自己内心的想法,被马云龙揭穿,他掩饰的一笑:“我心里有数!” 马云龙大笑起来:“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也不是军统的人,所以没有人救我。事实已经证明你自已不是什么心里有数,只是心怀鬼胎罢了。” 土肥原也不再说话,只是与马云龙对着相互冷笑…… 上海一居民区小巷。 有人在门口端着碗吃饭,有挑夫,有妇人哄小孩……各式人等。沈醉和刘宁追来,停步。 沈醉无奈地说道:“走吧,追到这儿再也找不着人了。” 两人慢慢向回走。 刘宁有些不理解地说道:“你刚才看见了,是人为破坏了这次爆炸,能是谁干的?” 沈醉摇了摇头:“没抓到人,不好说啊。” 沈醉沉思着:“有几种可能,一是共产党干的,那就证明了马云龙是卧底军统的双重间谍,二是美国中情局特工或英法等国特工干的,那就证明马云龙是外国顾雇的卧底军统的双面间谍。” 刘宁问道:“土肥原亲自押他去哪儿?” 沈醉肯定地说道:“北平!交给冈村宁次!” 江边小屋,苏志勇和潘汉年碰在了一起。 苏志勇心有余悸地说道:“刚才真是好不容易甩掉了军统的追击。” 潘汉年也有些后怕的说道:“今天,土肥原布置了一个陷阱,以我们的实力无疑是救不出马云龙,还会遭受很大的损失。幸好防止了军统的爆炸事件,只要马云龙活着,总是有机会的。” 苏志勇点头:“北平地下党的同志已回电报了。想一切办法做营救马云龙的工作。” 潘汉年沉痛地说道:“都是我太不小心了,才迫使马云龙同志不惜牺牲来救我,不管我再怎么想办法努力,其实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他要想办法自救了……” 行驶的火车闷罐车厢中,呼呼的冷风从门口吹进。土肥原看一眼前圆,前圆起身关上厢门。特工甲点起汽灯,车厢雪亮。 前圆关切地问道:“长官,吃点东西吧?” 土肥原点了点头:“好,开饭。” 马云龙坐起来,口气强硬地:“马上给我来一份和你们一样的饭!” 土肥原笑着看着马云龙:“你口气还挺硬!” 马云龙得意地说道:“当然了,我不是囚犯,是被你蒙冤的人。你敢饿死我吗?你没法儿向冈村宁次大将交待。” 土肥原笑了:“对,我得好好让你吃好。前圆,你给马云龙准备晚饭。” 前圆答应着:“是。” 前圆拿出餐盒,开盖,走进铁栅,双手伸进铁栅递给马云龙饭盒。 马云龙坐着不动,张开嘴巴。 前圆怒道:“你还让我喂你呀?” 马云龙回答道:“对呀,我手上戴着大铁块子你不喂谁喂?” 前圆无奈地从饭盒中夹出一大块海带鸡肉包饭伸进去,马云龙叼住大嚼…… 马云龙边嚼边说:“味真不错吗!” 特工甲忽然发现什么,慌张地说道:“前圆君,那是给长官准备的饭盒……” 马云龙大笑,饭喷出去一半…… 土肥原也大笑起来,无奈地说道:“吃,给马云龙吃嘛,别在冈村大将面前说我坏话,哈哈。好好地吃。” 马云龙继续笑着:“炉子上的汤多炖一会儿,我再喝点热汤……” 夜色中,火车呼啸而过…… 土肥原半躺在大沙发上酣睡。前圆等人也躺在行军床上酣睡。 马云龙背对着铁栅,瞪着眼睛在想着:现在看来,我还没有暴露身份,就是到了北平,也一定要挺得住。但最重要的,我还是得想一个脱身的办法,逃出去…… 火车就这样在初冬的田野上行驶着,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火车在信阳站停下休整,特工甲乙拉开厢门,换空气。 站台上,一日本军官跳上车,敬礼,将一文件夹递给土肥原:“土肥原长官,北平密电。” 土肥原打开文件夹,上面写着:“土肥原,信阳站下车,有车接速回北平。冈村宁次。” 土肥原在文件夹上签字后,回头:“我先下车。前圆你们几个人一定给我看护好马云龙。” 前圆敬礼:“请长官放心,马云龙一定安全地按原计划带到北平。” 土肥原巡视一圈:“各位辛苦,拜托了!” 土肥原又走到铁栅栏前,看着马云龙。马云龙站起來,铁链哗哗响。看着土肥原。 土肥原笑着说道:“北平再见吧。” 马云龙也笑着:“不陪我走啦?” 土肥原笑道:“也许没机会再见了。” 马云龙看着土肥原说道:“别说那么悲观吗?好歹共事那么长时间,真要分别了,也不送我点东西做纪念?” 土肥原看着马云龙笑了:“还要东西做纪念?好,满足你,只是我出来的匆忙,又是去北平公干,还真没带什么好东西,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马云龙看着土肥原仔细的打量了半天,才开口说道:“我也不要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把你的手表送给我吧,让我能够永远记着我们之间共事的那段时间。” 土肥原笑了:“好啊,我就把手表送给你,不过我估计你不是用来纪念我们以前在一起的时间,而是用来看还有多长时间你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土肥原狂笑着摘下手表递给马云龙,马云龙接过后,土肥原转身下车离去。闷惯车厢的门又一次关上,火车慢慢开动。 马云龙将手表戴在手腕上,心中暗想着:有了这块手表,或许我真的就能逃出生天了…… 初冬的田野,火车呼啸而过。 前圆等人在喝酒吃菜。 马云龙则坐在小窗旁,深沉而凝神看着闪过的夜色中的田野。吹进的冷风吹动着马云龙的头发。马云龙似乎忘掉了寒冷…… 前圆回头:“我说为什么这么冷?马云龙,你把你那边的小窗户关上。” 马云龙平静中有一种威胁中的交换:“你们喝酒吃菜,我不吃不喝都可以,喝水总可以吧?” 前圆对特工甲使个眼色,特工甲拎起小炉子边的水桶放在铁栅栏边。 马云龙关上小窗。马云龙拿着瓢盛出半瓢凉水,慢慢地喝…… 夜色中的原野有星星点点灯火,火车前灯雪亮冲过来,又呼啸而过。 马云龙“唰、唰”两下撕下两个衣袖,身上像光膀子穿着马甲。马云龙又拖衣袖撕一下一下成碎条。 前圆回头:“马云龙,你干什么?” 马云龙仍在撕碎布条:“自我保护。” 前圆纳闷地问:“自我保护?” 马云龙指着自己身上的镣铐说道:“这四十斤的脚镣加上二十五斤的手铐,一共六十多斤的铁块子与我皮肤亲密接触,别见血走不了路,得自己想招儿自我保护!” 前圆看见马云龙把一根布条一圈一圈缠在脚镣上,笑道:“业务挺熟练啊!是不是蹲过死牢!?” 马云龙哼了一声,不再理他,只顾做着自己的动作。 前圆等人仍在喝酒,又在大唱日本歌…… 马云龙做完自己手里的事,靠着车厢假寐,渐有呼噜声…… 前圆看马云龙一眼,小声嘀咕着:“真是不知死活,还睡得挺香。” 夜色中的火车远去…… 假寐中的马云龙突然睁开眼睛,精神饱满。 马云龙看见外面几人全部熟睡,前圆躺在大沙发上呼呼打鼾,其它几人也有半躺有半坐的睡熟。 昏暗的汽灯挂在车厢上部随火车使驶节奏来回摇晃。 马云龙轻轻地从手腕上摘下手表,用事先准备好的布条将手表包住,然后向地板使劲的砸着,由于用的布条的阻隔,所以发出的声响极小,并没有吵醒几个日本特务。马云龙感到手表已经被摔开,这才停止了动作,将布条打开,然后从手表的残骸中翻找着可以用的细小零件,伸到了手铐和脚镣的锁眼中尝试着。 经过了十几分钟的努力,那细小的零件终于在马云龙的手中发挥了奇效,将锁打开。马云龙轻轻地将手铐和脚镣放在地上,然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随后迅速走到了那小窗户前,把头伸出去试了试,感觉到肩膀可以出去。 马云龙不再耽搁,回头又扫了一眼还在熟睡的日本特务,走到了栅栏前,将事先被放在这里的小水桶的把手卸了下来,然后将剩余的布条拿过来,缠绕在铁栅栏的铁棍上,把水桶的把手插在布条中间,形成了一根独特的撬棍,他慢慢地转动着水桶把手,随着布条的慢慢收紧,两根铁棍之间的缝隙被慢慢拉大,直到马云龙侧着身子可以钻了出去。 马云龙拿起挂在行军床边的前圆脱下的外衣和外裤,并戴好帽子。 马云龙拿起一支手枪瞄准沉睡的前圆,沉思片刻,突然奇怪的一笑,又把枪放回原处。 马云龙拉开车厢门,风呼呼的吹进来,马云龙故意使劲地一敲车厢门。寒风与巨响将梦中的几人惊醒,他们一起惊慌的看着马云龙。只见马云龙一手把住车厢,身子大部挂在车外,寒风吹起衣裳飞起……(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展开阅读全文


阅读 5 投诉举报
糖水设置
原创标注
隐藏封面
图片留白
水印
权限
保护 
私密 
公开 

 访客只有输入正确答案才能阅读 
确定
发送

关于作者

5b07b02ecf2ca99c39d2caa3
程虫虫
粉丝 270 | 创作 692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TA的更多创作

【小说部落】糖枇杷
【长篇武侠小说连载】锦衣卫(第四十九章)四大法王
【今古传奇】山月记

热门圈子

清新逸影
7760人
道听“图”说
7966人
旅行打卡
9636人
原味古村镇
7570人
古玩与收藏
3679人
宁静广西
117人

推荐原创

你才24岁,有什么好慌的?

阅读 115

花开成景,花落成诗

阅读 1802

金丝桃,那一抹夏日幽梦

阅读 235

新疆南疆之旅——帕米尔高原

阅读 334

日本游(奈良小鹿公园、金阁寺、大

阅读 427

史上最折磨人的教堂

阅读 872

本页面内容由用户上传 | 用户协议

© 2017-2019 糖水APP

忘记密码
 点赞
 评论
 收藏

关注糖水App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

×

你已关注程虫虫。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你已赞《【长篇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 第三十六章)逃出生天》。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回复或删除评论,还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发现更多好友和精彩内容

真的要取消点赞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真的要取消关注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已经收藏成功,打开糖水APP

在我的收藏列表中可以找到

真的要取消收藏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

作者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

你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糖水赞赏实时到账、0手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