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贺然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9月28日 2018

杂谈61《寻根》

— 原创 —

《寻根》 1:“听”热闹 千篇一律的生活,很快使人厌倦。要想改变这种状况,你就得经常留意周围所发生的事,你会发现其实很多“不平凡”就蕴藏在平凡中。呵,呵!原来是这样的啊!眼前会突然一亮,意外的惊喜会给你带来茅塞顿开的感觉,于是,生活便不再是那么枯燥无味了。 我以前的邻居王安忆就是那么干的。那时她的名气还不如她的母亲(茹志鹃)。我们居住的那个弄堂“愚谷村”,虽然还算得上是“新式里弄”,但吵架的事还是经常发生的,而且多是由家庭内部矛盾引起。当矛盾由“口角”激化到“摔盆子摔碗”或者“动手动脚”时,必定会有人跑出来寻求邻居帮助。这时场面就非常“壮观”啦,侬晓得的,上海人本来就有“轧闹猛”的习惯的,而且说啥的都有。 谁知王安忆也是有这个“习惯”的,但只是静静地站在一偶。那次我问她:你也喜欢看热闹?她说:我是在“听”!之后,在她的作品中,你确实能寻到许多“听”的痕迹。因此,我认为:所谓的“痕迹”便是“听”结下的“果”。 2:去过否 我想说“倾听”是一种生根的好方法,而且我是把“看”也当做“听”的。因为你不可能什么都亲眼看到,于是看书(当然还有别的)就是最好的方法了。这个看,就是听别人讲故事,而且只要听的进,它就会深埋于你的脑海中,说不定哪天就会“冒出来”,让你派上用场。 达尊说过这样的话:只要拿起笔,你就是作家!(大体意思)我在前面也说过你可以把“写”当做“说”,你想说什么就写什么,那么写就容易的多。至于用“动词”还是“形容词”来写,随便! 如果两者都用得恰到好处的话,你的“故事”别人愿意看(不如说是听),你就离作家不远啦。若是你还善于将你“听到”的东西融入到你想说的故事中去,而且又能将许多具体的“事”集中到某个你设计好的人物身上并使之典型化,那么你差不多就是个好作家了。 其实任何好的作品,你都可看到作者比别人善看、善听、善想,这便是他创作的根!我们再回头来看看今年那个高考作文题:《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不会过去》,我很赞同达尊的看法,对一个涉世不深的高中生来说,出这样的题是蛮“剉客”额!此题看上去好像很深奥,像佛学的“轮回”说,多少有些“兴师问罪”的嫌疑。 其实他也是在“寻根”并试图告诉你,过去的只是“现象”,不会过去的是“印象”。但人若是只生活在过去或别人的印象中那你就彻底的完了。卫平说的好,一切都不会重来!那么此题就显得有点“肤浅”了。 3:听故事 前面说过,听别人的故事最好的方法是看书。它会让你穿越时空回到过去,你会用过去已发生的事来解释现在。另外一种方法就是回忆,比如我们来到这里,共同追思在良种站共同度过的岁月。在这个过程中一个个鲜活的人就会浮现出来,也就是说这些人在你的脑海中是生下了根的,以至于现在你会说某某还是老样子,(比如卫平说小海)甚至还能从过去一些小事诸如:打牌、下棋的秉性中找出现在成功与否的端倪来。 再早一些,你会看到这个社会自古以来就有“上流社会”和“平民百姓”之分的。那时,要想踏入上流社会的捷迳是如何巴结贵妇人。比如说卢梭年轻时是个只会手淫的小混混,性经验也只有被同性恋鸡奸的痛苦。为了踏入上流社会,不得不学习繁琐的礼仪,包括与教母的乱伦“实践”,理由居然是为了在泡(猎取)贵妇人时不至于毛手毛脚。非常惊叹卢梭亮“根”的坦率!(见忏悔录)比起于连的偷鸡摸狗,最后不但人头落地,还要遭人唾弃的情形来,就显得有些高明甚至“高尚”些哩。 4:顺自然 如果说卢梭年代太远,那么让我们听听村上是怎么说的吧:村上春树在《避雨》中写到花钱同女人睡觉不是地道之男人所为。可他在避雨中偶遇女崇拜者,漂亮、年轻的记者并聆听其一段经历之后又是怎样想的呢? 情况大致是这样的:热情坦诚的女记者在历经裁员和失恋后的一个月中,用放纵来排遣自己心中的郁闷,而且第一次就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之后,她又很自然地同不同的四个男人睡觉,据说感觉也不错。当然这些男人都是五十左右且有身份的医生教授之类。每次她都随意向他们收钱,钱的多少是根据心情和他们的长相而定,大约在四至七万日元左右,况且去过的宾馆之类决不再去。 话说回来,现在又找到了新男朋友和新的工作,那一个月只是个小插曲而已。 望着女记者青春美丽的模样和精神饱满的状态,春树不禁想入菲菲起来,和这样的女人睡觉一定很美妙。可突然又想到上面提到的那句不知是哪本书中写的花钱睡觉那句话,但口中还是漏出了玩笑话:和我睡觉你收多少钱?女记者瞪大了美丽而又妖娆的眼睛,同样也用调侃的语气说:老师您嘛,只要二万好啦! 看过通篇,并没有什么邪恶的感觉,也分不出什么对错,很自然的东西,写出来就是了,为什么一定要去分析和理解呢?看这类东西不得其解还不如不求其解的好。 5:不见怪 很佩服老祖宗留下的语言,就拿“听说”这个词来说吧。是“听”在前;“说”在后,那么听便是说的“根”了。听得多了,你必然就想说了,而且是听得越多,往往说的越好!老话说“水到渠成”大体就是这个意思。 有个叫“贾平凹”的还说过这样的话:不结块,不动笔。他把写文章当做脓包来挤呢,看似很俗,其实细想还真是这个理。你想如果癤未熟便挤,不但痛而且易发炎哩! 还有一个词组叫做“见多不怪”,我们不妨把它当作“听多不怪”,因为只要善于倾听,收获肯定比亲眼所见多的多!特别是内心活动,你不听人说,根本就是看不到的。另外还有个好处,那就是当你真的遇上了大致的情况,也不会乱了方寸。再说,初级阶段还很漫长,啥“鸟”没有?哈! 比如说那次(也有十来年了)在京出差,住亮马河宾馆时,就有一个戴眼睛的帅哥,很斯文的、诺诺地跟我说:大哥,跟我玩玩吧,我很温柔的。要不是有以前的“听说”垫底,真会气疯掉的。当时尽管心里暗骂“十三点”,嘴上却很客气地对他说:兄弟,对不起,我不是。这是我头次见活的“同志”。 现在就习以为常啦。在我开的那个饭店里,经常有一群女“同志”公然聚会,大的26岁,小的19。我和她们的“头”还一起探讨过:既然都是恋女,为何还要分“攻、受”呢?(一女必扮男)还不如找个货真价实的。她说:男女之间没有纯粹的爱!这话能把人(非同)噎死!哈! 6:说出来 回到正题。说到《寻根》,最好的方法是亲历。比如说我去年的黑龙江之行,圆了我三十多年的梦!以前经常会在梦中浮现出自己回到了当年下乡的地方,而且是杂七杂八的片段,醒来时的感觉很不是滋味。说起来真的很神奇,自那次旅行回来,我竟然一次也没有再做过那样的梦,也许只有把梦圆了,人才会“踏实”起来。 看过我写的“游记”,你们会知道那里面有情感的成分。因为年轻,爱是朦胧甚至青涩的。由于特殊的时代背景,我相信在那时“爱”这个词,绝大部分人都是难以“说出口”的,因此那份情感也就愈加彰显她的弥足珍贵! 也有人说过:将爱埋藏在心底,让她成为美好的回忆,否则会伤到你身边的人。其实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你已经伤不了任何人了。只因为那是久远的过去,是不可能重来一次的。 我想说,趁现在还能说、还能写,大胆地说出“我曾经爱过你”,未尝不是件美好的事。就像我听到的回应:你那时喜欢过我吗?那么你为什么不明说呢?虽然挺“调侃”,但还是让我感觉到她心里其实是美滋滋的。 可以说,那时的她,心里肯定有你,你就美去吧!反过来如果她说:其实那时我也是喜欢你的,你可千万别信!因为书上是这么写的,男追女,一堵墙!女追男,一层纸!否则你们早就在一起啦!哈!哈! 7:坦荡荡 继续寻根的话题。前面陆续写了《小学老师》、《武康路的故事》、《难忘的137》、《心结》、《万里单骑、重走知青路》(发在爱卡网),以及一连串曾经的故事还有看书的心得等等,无一不是在追寻“过去”在自己心中留下的痕迹,而这些痕迹便决定了现在的我。 其实不单我是这样,任何人现今的所做所为,都是能从他过去“经历的事”中、所受的教育或者教训中找到根源的。此外还有你过去所做的事,哪怕微不足道或者早已忘却,有时也会被你的朋友们记得的,于是别人对你的印象,其实也是你的“根”的一部分了。 比如:都快四十年了,李渭民还记得我请的一顿饭,甚至记得那次还吃过天鹅肉,那就一定是有这回事的。我乐得等她说的“还”那顿所“欠”的饭啦!希望时间不要太久,否则脖子会受不了的。哈哈! 第二件事对我的触动也很大,这次在哈尔滨和“秧子”一起吃饭时,他跟我说,有一件事会一辈子感激我!其实没那么“严重”,我已经不记得了。说是差不多四十年前我做食堂管理员时,那时身为连队统计的他,兼卖食堂的饭菜票,有一天突然少了几十元钱,那时是件不小的事了,尤其是在那个“无限上纲”的年代!他问我怎么办?要不要汇报?我说:缺多少我给你补上。(秧子原话)就这样冷处理了,因为相信“秧子”的为人,也为了不让事态扩大……后来,那个拿钱的也主动“斗私批修”了,还了“秧子”的清白! 所以说你做过的事,别人都是记得的,也会记得你的“好”,反之同理。因此,尽量不做伤害别人的事,那么任何时候你都会觉得坦荡的。 8:冒青烟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很多人不爱听,因为有“一棍子将人打死”的嫌疑。其实并非如此,它只是强调了早期教育的重要性。也就是说在你还很小的时候,你的父母、启蒙老师包括生活环境对你的影响,都潜移默化地在你的心底打上了深深地烙印,它将在你今后的一生中顽强的表现出来,要想改变当然很“难”!而“难”并非不能,只是你要付出更大的代价而已。 也有特例:据说希特勒的后代不约而同的拒绝生育后代,以让这个姓氏从这个世上彻底消失。一个秦桧让他的子子孙孙永远抬不起头等等,这就不是一个“难”字的事了。因此如果你是个负责人的人,就应当给自己的行为规范设个底线,否则你就没有生儿育女,也就是“留根”的权利啦! 反过来,当人们的事业有成时也一定会有人说,“他家的祖坟上冒青烟啦!”等等,来告慰他们的祖先的。顺便开个玩笑,小海说的周末要与我“开会”的事,其实是开麻将的会啦。我的麻将水平用他们的话说,那是相当的“得僵”,我那个大学的班长甚至在同学会上说,要零花钱只要找我打麻将就行啦,那是“照把头”的“事体”!可是,三年前我们到安徽休宁考察(农家乐选址,)空闲时打麻将,我是“闭了眼睛瞎打”,怎么打都是个“赢”字!回沪时,我父亲问我:你们到安徽什么地方考察?当得知是休宁时他说,你爷爷的弟弟以前在那里当过县太爷的。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惊愕”,还真有“有如神助”这回事?......哈哈! 9:反腐败 卫平说要开小咖啡店,跟你说在上海其实比登天还难!除非你去某一新旅游开发地。但是只要开始挣钱了,你的烦恼就来啦!你得随时准备被人扒几层皮!有报道:某地官员司机月收入不足2千,却可买72万车位。 我和小海去贫困县考察,官员的司机抽的是软中华。而这个县的官员(1、2把手)谈论的却是如何把县级市医院的护士长搞上床,(说是那个市的头号美女)并说“上手”了便提院长! 另外,我可以告诉一件亲身经历的事,十多年前我还在某机关办的三产工作时,托朋友买的法人股(原始),(上市翻十多倍)被某些官员私分了。这些人为了赖掉当时公司领导许诺给我的奖励,竟然去我老婆单位威胁她并说,她还是公务员就能管她,(我已下海,管不着了)这叫啥事!非常佩服俄总统能说出:年轻人挤公务员的位子,说明腐败相当严重的话! 我在机关工作时,情况还没有那么严重。那时的处级干部都还是坐公交或骑自行车上班的。只有重要公务时才由机关车队派车。再说也没有请客吃饭先例,甚至连一位副主任病危时,也没人敢动用主任基金来购买能救命的自费药。所以这笔钱越积越多,到我离开时已有一百多万,二十年前,这可是不小的数目了。 但是,随着那批老的干部相继离退休,新提拔的那拨中山狼似的领导,又配车、又轮番出国考察、又请客送礼,夤吃卯粮地很快就把那笔钱挥霍殆尽了。 不过,真正出问题是始自所谓的“高薪养廉”。连年的加薪,加之级差的悬殊,至使权力高度的集中,到最后,一个单位的一把手连称呼都变成“老大”或者“老板”了。于是便生出了一个个由财政拨款养活,却是“私人老板”统治的、小王国似的“怪胎”!可想而知,把“公信权”投入这些“怪胎”时,还能结出好果子来吗? 作为一个从基层机关走出来的人,我只能说说实际情况而已,希望高层能看到这一点。最后,我要回答很多人都问我的问题,为什么要“下海”?我告诉你,是因为“闲”的。我不能忍受“一张报纸、一杯茶”、“无所事事”的日子,那里也不是能“做事”的地方,只有“钻营”这个唯一的活计。可此“活”对我来说又是“先天不足”,于是逃离便是唯一的选择了。 10:不明白 一个人会做什么事,走那条路,包括整个社会发展的走向,都是有根可寻的。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古人早就说过“积重难返”这个词了,并提醒要“防微杜渐”。很可惜,我们所看到的情形大多是只有当事态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才进行“矫枉过正”即“疾风骤雨”式的修正措施,代价十分惨重! 回过头来我们会说早干嘛去了?但此非你我力所能及的事了。期待以“金钱、权力”为成功与否的人,同时拥有“知耻而不为”的德操,如同指望“狗不吃屎”一样的可笑! 可是,当我们还在抱怨“被房奴”、“被假冒”、甚至“被高速”等,并为之所带来的“恶果”耿耿于怀时。那边那个高收入、高福利,被称为上帝的后花园的国度,不是照样发生了令人类不齿的血腥杀戮了吗!我们不禁要问:这个世界究竟怎么啦?现在的人类是否变种啦?难道在上帝还没有毁灭地球之前,人类就想自己灭了自己不成? 11:祭祖说 小海最近祭祖回来,我开玩笑地问他,看到祖坟上冒青烟了吗?因为他的父亲是个大官(市级)。他说,没有。只是自身的感觉很爽,是那种血脉相通的感觉。 我不知道我自己究竟该到哪里去祭祖?因为爷爷奶奶的骨灰早在大运动前,就被万国公墓集体深埋了。小时候听说我们的祖先是从山东逃出来的,爷爷的祖上是被婑人陷害,遭皇上“诛灭九族”的国家栋梁之才(官拜三四品?)。他们那一支(也许是干支)有幸逃过那一劫。这就是我爷爷从小就告诫我们,千万不可踏上官宦之路的原因。 最近去了趟安徽旌德,那里有个叫做“江村”的地方,是胡适夫人江冬秀的娘家,也是我国前老大的祖籍地。那时“老大“也确实特意回去了一趟,只是在题词时只写了自己的大名,却不写任何内容。我看了一下资料,他的祖父是从那个地方逃出来跑到江苏扬州、江都去的。(据说是个“不地道”的手艺人)此村极盛时(1851年)有八万人口,但到了1861年全县都不足三万人!原因是清朝镇压太平天国,加上天灾,出现了“十室九空”、“易子相食”的惨景。因此他的沉默,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有关寻根的话题就写到此收笔。

展开阅读全文


阅读 171 投诉举报
糖水设置
原创标注
隐藏封面
图片留白
水印
权限
保护 
私密 
公开 

 访客只有输入正确答案才能阅读 
确定

关于作者

5768e78db4063c3c279a6d8a
吴贺然
粉丝 52 | 创作 69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TA的更多创作

杂谈66《“末日”乌镇游》
杂谈65《游横店小记》
杂谈64《古越行小记》

热门圈子

人文行摄
12070人
清新逸影
7751人
道听“图”说
7955人
万物像素
6516人
花样生活
8638人
我要去西藏
5061人

推荐原创

圆梦之旅

阅读 662

看着云朵老去

阅读 405

一些事物迟迟不肯退场

阅读 433

木 器

阅读 547

穿行在鲜活有趣的土地上

阅读 2017

本页面内容由用户上传 | 用户协议

© 2017-2019 糖水APP

忘记密码
 点赞
 评论
 收藏

关注糖水App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

×

你已关注吴贺然。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你已赞《杂谈61《寻根》》。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回复或删除评论,还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发现更多好友和精彩内容

真的要取消点赞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真的要取消关注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已经收藏成功,打开糖水APP

在我的收藏列表中可以找到

真的要取消收藏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

作者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

你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糖水赞赏实时到账、0手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