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贺然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5月22日 2018

杂谈58《台湾人大老李》

— 原创 —

《台湾人大老李》 1:淮二小学算不算“贵族小学”,不知道。可与之“一街之隔”的“新世纪小学”,绝对是。这所坐落在兴国路属长宁区一边的小学,在网上公布的收费标准是11万/每学期。(2011年)“贵族”否?不好说。“贵校”?的确“名副其实”。教学质量怎样?没有调查,不可妄加评说。 我有二个很熟的“钓友”是把他们的孩子送到这所“贵校”去念书的“贵人”,所以我可以从侧面了解一些“贵校”的情况。 先说说“贵人”的事。十多年前,作为“钓鱼迷”的我,基本上每周都要坐“钓鱼俱乐部”发的车(大巴)去郊区钓鱼。车上的人,有认识的,也有不熟悉的。只知道那天车上,有位我不认得的,且无法与他人挤二人座的“黑大粗”。 到得河边,选好了“钓位”,打好了“窝子”,坐在那里静等着“窝发”,开钓。之后,隐约觉得身后的不远处,总有个大黑影在“晃悠”,来来回回的好几次了。过了好久,一个“低沉”、“厚重”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大哥,我可以在这里钓鱼吗?”,回头一看,正是那位“黑大粗”。他用手指了指在我右边五六米远的,一个靠近一棵大树旁的“钓位”。我说,你在这里钓好了。 接下来,相安无事。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俱乐部”的“老板”过来“巡查”,(通常这种关怀总是有的,因为我们也经常关照他的“渔具”生意。)并向我介绍说:“这位是李先生,台湾同胞,第一次跟我们来钓鱼,你可要多照顾照顾。”怪不得,连介绍也是“怪怪的”。(指先生) 2:这一来二去的就熟了,大家都管他叫“大老李”。可他虽只比我小一岁,却总管我叫“大哥”,弄的我好像很老似的。其实,看上去他要比我老多了,而且他的那个模样,真的不敢恭维:“黑、胖、粗”,还一脸的“横肉”,咋一看,不是“黑道”便是“屠夫”! 总之,不熟悉的,见着他不免有点“吓丝丝”的。其实,他人还是相当不错的。说的,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英语也很流利。唱的,那更没的说,基本上是不会输与“谭咏麟”地。只是他的“幽默感”,一般人是受用不起的。 比方说:我第一次认识他,不是把我旁边的“钓位”让给他了吗?谁知那天“天不济”,下午起风了,而且越刮越厉,后来终于把那棵大树给刮倒到河里去了。多年来,他逢人便说:“我大哥是“好”人?头回去钓鱼,我围着河绕了一圈,都说打过“塘子”(窝子)了,没人肯让个“钓位”给我。就他说,你在这里“钓”好了。当然,他是算好了那棵大树会倒的,你当他是好人?(奶奶的,好人做不得!) 3:这个大老李,那么多年,没见他正儿八经地做过事。不过他却能烧得一手好粤菜,过年送给我们的他自己盐的腊肉、端午节他自己包的台湾粽子,味道都好极了! 他自称是广东人,只是“南生北相”,更像个“山东大汉”,且“性情钢烈”。所以,他先后开过三家小餐馆,(上海的两家,开张时我都去过。)都好景不长,有的连个把月都撑不下去。他家“小妹”(佣人)说,这是他看不惯别人、别人也受不了他脾气的结果。 我不明白,就这样,他还“吃喝玩乐”一样也不耽误!虽听“小妹”说,大老李以前是海军(台湾)的一艘小军舰的舰长,可退伍那么多年,就那点退伍费,应该也维持不了这些开销的。更何况还有两个儿子在“新世纪小学”念书。 也有人怀疑他是台湾“特务”,有经费的。那是瞎说,你当“国安局”是吃干饭的。只是他的老丈人一直在上海养病,丈母娘在香港经营酒店,接济他们才是可信的。 大老李从来不提他老婆的事。听说,他在外海时,老婆跟他的海军军官学校的好同学,搞在了一起。这是多么憋屈的事啊!直到有一天,他说要开个“拍提”。我问他,啥事那么高兴?他说是要“庆祝离婚”!我说,你神经病啊?只有开庆祝结婚纪念日“拍提”的,哪有你这样的!看来,那场婚姻真的是把他折磨的“不成样子”了。 4:说起“台湾人”,对我及我的家庭来说,一是“渊源”久远,二是由这个“渊源”引发的“无可奈何”的情结。因为我的亲舅舅(黄埔十五期的)49年随部队去了台湾,直到88年“三通”才得“重聚”。 那时,我已在政府机关上班。有一天,主任对我说,接统战部通知,你的舅舅已到香港,正往上海来。经领导研究决定给你放三天假,你可以凭通知去领取粮油票、肉票、香烟票等补贴,到时可以派车去接等等。当时我惊呆了,因为自己对这件事,完全“蒙在鼓里”,更因为太“蹊跷”了。 直到多年后看了舅舅写的自传,才知道原来他曾在台湾海军陆战队、“国防部”等服务,官职还不小。因此,前面我说“国安部”不是吃干饭的,他们是老朋友、老对手,自然是知根知底的。 关于“无可奈何”的情结,是指在文革时我家受到的“牵连”。这个,说来话长,此处就不提了。 5:说起分离,几百万人只因意识形态的差异,就被人为地阻隔了四十年。这种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间惨剧,史上罕见!人生,能有几个四十年?所以,当“三通”的闸门一开,回乡之潮自然就滚滚而来了。 我们不得不承认当时两岸之间,人们的生活水准的巨大差距。具体多大?我问了首次回来的舅舅,台湾当时一个中小学的普通教员,月收入是多少?(这是我熟悉的行当)他说,大致是1000美金左右。这对曾在中学工作的我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那时,我每个月的收入是65元人民币。(中学教员,其中60元是工资,5元是全勤奖。)所以,当第一次收到舅舅给的百元美金见面礼时,惊讶之情是可想而知的。当时,台湾同胞的那种“衣锦还乡”的自豪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可是自那以后,大陆的经济突飞猛进,城乡建设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真正实现了“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以至于他们每次回来都惊呼“看不懂”啦!相对来说,台湾由于政治动荡,经济停滞不前,再加上台海局势紧张,倒是弄的人心惶惶起来了。 我也问过舅舅,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说是蒋先生(指蒋经国)看走眼了,让一个“老实巴交”的学者(指李登辉)接班。谁承想他 不承认台湾是中国,也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把百年社稷拱手让给了别人。(指陈水扁) 6:那时,大老李把两个儿子都送到大陆来上学,有没有上述的原因,不好说。当时人们对时局(指台海紧张)很关切,这当然是好事。林语堂曾说过:“在国家最危急之际,不许人讲政治,使人民与政府共同讨论国事,自然益增加吾心中之害怕,认为这是取亡之兆。”(见浮生若梦) 但是,吾等老百姓没有那么“文绉绉”,只是直截了当地问他:这仗,打还是不打?(因他自“国军”退伍不久)有人甚至幸灾乐祸地说:弹丸之地,拿下它,易如反掌!想知道他的反应?只见他愤愤地吼道:打打试试?你希望再次看到“东京大轰炸”、“南京大屠杀”?奶奶地,到时候我先让飞弹,把你家轰平!(他脸黑,所以看不清红否,而他的脖子本来就粗的吓人!) 稍后他又说,我大哥(指我家)就算了。他们吴家在台湾军中有大佬,怪罪下来,惹不起!虽然那个“然”字辈的中将(比我大一岁的堂哥)是陈水扁连升三级提上来的。(连这都知道!网上查查,还真有这么说的!) 最后他说,中国人打中国人,你们觉得光荣?一片哑言! 你还别说,别看大老李长得五大三粗、满脸凶相的。他的两个儿子,却长得白白净净、水水灵灵的,人见人爱。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烂竹出好笋”。接下来我简单说说这两棵“好笋”,在大陆的生活和学习状况。(是大老李告诉我的) 7:台湾有位学者王财贵十年前曾说过,台湾的教育已是全盘西化了,类似的话林语堂也是这么说的。而林语堂由于家庭背景的原因,从小学至大学接受的都是西式教育。对此,他表示深通恶绝,因为在他留学国外的生涯里,别人关心的只是你的中华文化背景,并对此文化的“博大精深”叹为观止。而他却知之甚少,所以不得不恶补起国文来,之后就愈发“不可收拾”了。 另一位长期留学国外的学者、并被鲁迅称之为“资本家的走狗”的梁实秋,更是了得!其散文之精彩、对中华“饮食文化”之讲究,皆令后人“望其颈背”!更不用说他倾四十年毕身精力翻译的“莎士比亚全集”,若没深厚的中文底蕴,怎么可能? 这么说起来,传统的“中式教育”还是有魅力的。而且八九十年代,大陆的教育正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时代,这也是大老李把两个儿子送来的原因之一。 按当时他们的收入来说,大陆的贵族学校是“校贵而学不贵”,何乐不为!那时还没有私人汽车,大老李是包了出租,每天由小妹接送孩子上学的,自然是风光无限了。可是他自己却节俭的不行,既舍不得吃又舍不得穿,以至于有时弄出笑话来。 比方说,他经常会跟儿子抢好吃的,说公公(指老岳父)这么大年纪了,什么没有吃过?你们还小,以后什么吃不到!,于是自己就“堂而皇之”地独自“享用”了。 之后,大陆的新贵多了起来,上海人甚至用“巴子”形容起“抠门”的台湾人了。他的大儿子上了中学后,由于“一表人才”,众多“马子”“趋之若鹜”。这个送电话卡、那个送零花钱,更有甚者,拿了银行卡让他随意划。 说起这个,大老李好像还很得意。可是你想,他们还能好好读书?果不其然,最后两个小子,只能上“三流”的民办高中,且成绩拖后。于是,大老李只得把他们都送回台湾重读了。 据我所知,后来大的当了兵(也上了一般的大学),小的学了厨师。所以,我说“贵的校”不一定出的了“贵的人”,社会环境、家庭教育都是很重要的因素。 8:另一位将孩子送到这所“贵族学校”的“贵人”,倒是如愿以偿了。(就是跟我自驾黑龙江、半道“打道回府”的那位)他自己也是省到了极点了。比方说:在一次钓鱼活动结束时,当我们坐的“机帆船”路过他的钓位时,他发现了自己遗忘的“蚯蚓盒”,“扑通”一下就跳下河游了过去,为区区“二元钱”,命都不要了。 他的儿子考重点中学差了“一分”,他四处“求爹爹告奶奶”地托关系,就是付赞助费也要把儿子送进去。三万元,在那时不是个“小数”,可他的眼睛眨都没眨一下。(可怜天下父母亲)还好,这个小子比较争气,后来还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 几年前,大老李因突发心脏病过世了。我到了他家才知道原来他的真实年龄,要比他报给我们的小五岁,过世时刚满五十岁。(在他的台湾海军军官学校的纪念册上证实的)小妹说,这是他爱面子的缘故,和我们一起玩,太小了怕我们小瞧他。唉,这人,死早了、、、 2013.11.4

展开阅读全文


阅读 173 投诉举报
糖水设置
原创标注
隐藏封面
图片留白
水印
权限
保护 
私密 
公开 

 访客只有输入正确答案才能阅读 
确定
发送

关于作者

5768e78db4063c3c279a6d8a
吴贺然
粉丝 54 | 创作 69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TA的更多创作

杂谈66《“末日”乌镇游》
杂谈65《游横店小记》
杂谈64《古越行小记》

热门圈子

清新逸影
7780人
文道·老沫
8193人
万物像素
6542人
道听“图”说
7990人
人文行摄
12117人
诗与远方
16579人

推荐原创

微茫里的小事物

阅读 316

最美小镇哈尔斯塔特

阅读 1175

去远方——南疆/海西 之行

阅读 435

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一一阿凡草堂

阅读 282

紫薇花遇见紫薇郎

阅读 565

《耀眼》底色悲凉的人生

阅读 331

本页面内容由用户上传 | 用户协议

© 2017-2019 糖水APP

忘记密码
 点赞
 评论
 收藏

关注糖水App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

×

你已关注吴贺然。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你已赞《杂谈58《台湾人大老李》》。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回复或删除评论,还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发现更多好友和精彩内容

真的要取消点赞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真的要取消关注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已经收藏成功,打开糖水APP

在我的收藏列表中可以找到

真的要取消收藏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

作者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

你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糖水赞赏实时到账、0手续费